看中什么,直接拿,从来不会掏钱。

只要掌柜多一句嘴,换来的只会是一顿毒打。

甚至有家布庄的掌柜被打死。

掌柜的家人去衙门口喊冤,衙门干脆把闹事的人全关起来。

若不是那一家拿了十两银子将他们救出来,他们一家都要没命。

原本以为这十两银子是给贪官,谁知道竟然是给打死人的鞑子。

陈小满听到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什么世道?

他们回到淮安县时,已经是九月份了。

陈小满已经不怎么说话了。

李初元脸色也很不好看。

哪怕从二哥送来的消息里知道这些事,亲眼看到时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慨。

一路上见多了这样的事,就连他也更沉默了。

他身上背负着亲人和村里众多人的性命,不允许失败。

想要一举成功,就要忍得下这些怨气,让官府和那些鞑子逼得老百姓活不下去才能事半功倍。

罗自成当时无法成功,一来是他无法约束手底下的兵不侵扰百姓。

二来,大多数百姓还未对大越王朝彻底失望,决心推翻。

他与罗自重不同。

他的兵都在矿山,卖身给他,能约束他们的行为。

只要有这个基本盘在,以后再吸纳新兵,也会被老兵同化,不会随意骚扰老百姓。

他要注意的,只有第二条。

他要做的,就是等。

只是当这些残忍的事情发生在眼前时,还是无法抑制心头的愤怒。

“啊!”

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传入耳中。

李初元扭头看去,就见一个村户女子正坐在地上,抱着血流如注的四岁孩童痛哭。

一个鞑子坐在马上,马蹄子来回踢腿。

李初元撩开帘子,对里面垂着头坐着的陈小满道:“有孩子被马踩踏了。”

陈小满一把抓起自己的布包跳下马车,急忙冲过去。

在瞧见孩子满嘴的血时,她心“咯噔”一下。

迅速抓起孩子的手腕。

女子见状急忙把孩子抱紧,避开陈小满的手。

陈小满赶忙道:“我是大夫,你让我看看孩子。”

女子茫然了一瞬,眼中涌出希望。

她急切地恳求起陈小满:“大夫您快救救我儿子!求求您救救他!他才四岁啊!”

陈小满连连点头。

手搭在小孩的手腕上。

内脏破裂,脉搏已经微弱得几乎摸不到。

陈小满俏脸瞬间凝重。

她迅速从兜里掏出一瓶灵水,扒开孩子的嘴巴往里灌。

灵水才进入嘴巴,就被血水冲出来。

根本喂不进去。

孩子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。

陈小满快速拿出银针,对着几处大穴扎下去,等孩子不再吐血,再次将灵水喂进去。

“好点了!我儿子好多了!”

女子瞧见孩子不再吐血,欢喜地看向陈小满。

陈小满却不敢放松:“他的内脏破裂,还在内出血,若不止住,怕是凶多吉少。”

女子瞬间慌了:“大夫您快帮忙治治吧!求求您救救孩子!”

女人不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

老李家的锦鲤童养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西米小说只为原作者渔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眠并收藏老李家的锦鲤童养媳最新章节第607章 我艹!福地里怎么会有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