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一顿愉快的午餐,因突然加入的三人变得食不知味。

程桥北开车送陈宁溪上班,突然问她:“你刚才看见什么了?”

陈宁溪微顿,“……你也看到了?”

“我看见什么了。”程桥北笑。

陈宁溪不喜背后说这些是非,“那我也没看到。”

程桥北腾出右手捏着她后颈,微微一用力,陈宁溪便觉得脊椎跟触电似的发麻。

“唔……”

程桥北:“他们俩在桌下干嘛?”

陈宁溪拿到后颈上的手,说:“小聂的腿靠在周穗男朋友的腿上。”

程桥北说:“说明不了什么。”

陈宁溪说:“小聂察觉我可能发现了,又把腿收回去。”

程桥北又说:“这也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他说的确实,没有直接的证据,也许就是无意靠在一起,但陈宁溪感觉两人之间有些暧昧。

她又说:“水洒了她帮忙擦,你不也觉得怪。”

程桥北随着红灯停止的车流踩下刹车,说道:“做错事了,下意识的动作,也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陈宁溪转过脸,“你什么都没看出来?你那两只大眼睛就没鉴别出问题?”

程桥北扬唇笑笑。

陈宁溪就知道他故意的,“看出来了,你还问我。”

程桥北的手搭在方向盘上,指尖随着音乐的节奏轻点着拍子,说:“连你都看出来了,周穗没看出来。呵呵……”

陈宁溪问:“你觉得他们俩之间有问题吗?”

程桥北说:“才见一面,我也不清楚。”

陈宁溪不是凭感觉做事的人,但刚才的情况,她的第六感亮起红灯,提醒这两个“有事”。

陈宁溪说:“周穗又漂亮性格也好,她男朋友怎么就……”

程桥北没立刻回答,等红灯变绿了,车缓缓启动,他才说:“肉吃多了,狗想吃屎了。”

陈宁溪忍着笑,还是没忍住,“……你形容的能不能别太直接。”

程桥北说:“你帮我形容下。”

陈宁溪想了想,又觉得没有比他说的更贴切的词语。

程桥北:“想不出来了?就问你服不服?”

陈宁溪说:“这有什么服不服的。”

“问你服不服?”程桥北又掐住她后颈,陈宁溪怕痒,人往旁缩,“别闹,痒。”

“说,服不服?”

“服,服了。”

他松开手。

陈宁溪问:“周穗真没看出来?”

程桥北说:“这姑娘应该刚入职没多久,多行不义必自毙,他们还没多到让周穗怀疑的地步,加上他会演,那姑娘也会装,俩人一唱一和,估计要不了多久周穗就能有反应了。”

即便不是朋友,想起两人当着周穗的面暗通款曲,陈宁溪也替她气愤。

“我看得出,周穗很爱他男朋友。”

“是挺爱他的。”程桥北想起周穗提起为卓扬做的一切,“可惜爱并不能换来良心。”

陈宁溪也认同,当爱不在时,良心就显得弥足珍贵,最起码他是能保证一个人的底线的。

但显然,周穗的男朋友没良心。

陈宁溪说:“周穗要是发现她男朋友背叛她,会很痛苦吧。”

程桥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

轻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西米小说只为原作者乌木桃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乌木桃枝并收藏轻熟最新章节第458章 对赌协议